搜索
当前位置: 平安彩票注册 > 咬鹃 >

一名北大学子的盈江感思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2 19:49 | 查看: | 回复:

  我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对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有浓厚的兴趣,有志于直接投身到鸟类研究和保护中,大学以来通过学校课程和实验室工作了解了不少知识,观鸟活动也参加了不少。盈江是国内观鸟的一个圣地,不仅鸟类多样性高,而且观鸟相关的生活服务和科普教育工作也相当完善,能来这里实践,对每一个热爱鸟类、热爱自然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这里我想写一写在盈江观鸟实践的感受。

  初访盈江,我被这里的自然景观深深震撼到了。郁郁葱葱的常绿森林望不到边界,蜿蜒曲折的环山公路穿梭其中,鹎、鹟、柳莺、卷尾、太阳鸟各色鸟类或停于树梢,或隐于灌丛,时而喧嚣鸣唱,时而静默无声,谁又能想到这是三九寒冬里,在祖国西南边陲切实发生的景象呢?我去过很多地方,北到东北、青藏,南到贵州、广西,各地也有自己的魅力,但要论这样蓬勃的生命力,却都是很难与盈江相比的。鹦鹉纷飞的盏达河,线尾燕翱翔的那邦田,阔嘴鸟幽鸣的昔马古道,河燕鸥起舞的大盈江畔,鸟儿在盈江各地都谱写着自己的生命赞歌。

  洪崩河在这段行程中最让我流连忘返。刚到犀鸟谷的公路,路边停着的蓝矶鸫、灰背伯劳和蓝须夜蜂虎就引人注目。夕阳已经把山林映得金黄,拟啄木鸟的叫声回荡在山谷,山下突然飞出一对双角犀鸟,傲然的身姿划过天空,引起人们阵阵惊呼。随着一阵刺耳的啄木鸟叫,两只大灰啄木鸟吸引走了人们的注意,犀鸟便寻一棵中意的果树去大快朵颐了。观摩着红腿小隼成群结队归巢,小小的树洞里竟然能容纳七只身躯;偶然听到一阵聒噪的鸣叫,转过头来树干正爬着一对大金背啄木鸟;寻觅红头咬鹃惊鸿一瞥的身影,身边却飞过群归巢的针尾绿鸠;寻着声音去寻觅黑头黄鹂,却偶然遇见了难得一见的冠斑犀鸟;车窗外飞过一个大黑影,摇下窗来,面前一只褐冠鹃隼正抓来只大蚂蚱准备饱餐一番除了鸟类,两爬、兽类和植物种类也同样丰富且令人惊喜。身处这样一个充满野性的洪崩河,哪一个自然爱好者不为之欣喜和兴奋呢?能在这里度过二十一岁的生日,我感到非常幸福。

  在途中协助救助草原雕的这段经历也令我记忆犹新。平时观鸟,猛禽大都遥在天边,偶尔有落在窗边电线的,也多是红隼、雀鹰之类的小型猛禽。行车途中碰到一只落在田边矮树的草原雕,能离人几米而镇定自若,真是令人既惊喜又担忧惊喜能近距离端详这样威武而美丽的鸟类,担忧久久不飞离的它是否有什么伤病。亲自参与了猛禽的救助,感觉这样的工作于我而言,似乎比实验室里的“搬砖”生活更有意义,既能亲手救助生命,过程又充满了乐趣。但听到小班老师讲这边的猛禽会吃老鼠药毒死的老鼠而中毒,顿时又非常担忧了,最后听说诊断出只是迁徙中饿得虚弱,才松了口气。如果真的是中毒,除了送到北猛这样级别的机构,几乎没有办法救活。当时的条件以前我去过北京猛禽救助中心参观过,有这样一个设施齐全、资金充足的公益机构是难能可贵的,但它的服务范围很小,像从云南送过去救治大部分情况很难做到。政府出资也好,NGO支持也罢,真希望这样的机构在中国能多几家。

  如何处理自然鸟点开发与保护的矛盾是本次行程中我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很多之前曾经鸟类多样性资源极其丰富的鸟点,都因为人类活动的破坏而变“差”了许多,鸟类的种类数量都明显的减少了,比如这次去的昔马古道,去年没修路的时候还有相当丰富的鸟类,今年我们拜访的时候却略显惨淡。各个地区鸟类栖息地的保护往往受制于当地经济发展的需求,这其中有些还受到城市规划上政府的决策的影响。北京密云水库的开发就是一个鲜明的实例,曾经多样性丰富的鸟点在沿岸硬化等开发之后,鸟类数量迅速下降了,其他方面的生态影响更是难以预料。诚然,个人的力量,甚至社会上支持保护的力量,在发展的大趋势面前,往往都是微不足道的。即使如此,呼吁人们关注经济开发对鸟类栖息地保护,乃至对经济发展与自然保护的矛盾关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有必要的,尤其考虑国内的现状。如美国约翰缪尔在19世纪末期开展的旧金山水源地保护运动,虽然最终由于经济原因没有达成水源地划成保护地的目的,但对环境保护主义的宣传有革命性的贡献,也为之后的保护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提高了政府和人民对环境的重视,为后来美国的环境保护工作铺平了道路。同时保护的方式也需要加强科学性,把原来的湿地改成硬化河岸和松树林在北京周边的保护地很常见,但这样的改造既劳民伤财,又对当地的鸟类栖息地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了严重的打击,确实令人匪夷所思。所幸在盈江,政府采取的是积极保护的态度,希望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对鸟塘的评价则是另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对于观鸟者而言,鸟塘可以看到平时难得一见的鸟种,像各色雉类和八色鸫;对于拍鸟人,鸟塘则提供了与野拍相比更加舒适的环境与稳定的机会;同时对于当地居民,鸟塘则是重要的经济来源。爱好者们对鸟塘的看法不一,有人喜爱,有人反感,甚至由此产生矛盾摩擦的,但这些大都是个人好恶与选择,鸟塘自身更为重要的问题可能是它对当地经济的贡献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就鸟塘本身而言,有潜力成为当地居民收入的重要来源,尤其是盈江的鸟塘建设中,政府起到了重要的积极作用,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我们能体验到的鸟塘,在顾客服务上已经能大部分满足对游客的需求了。鸟塘里能看到相当丰富的野生鸟类。不过个人感情的话,我们同学可能都还是比较喜欢在野外观鸟的感觉,倒也不会因此非常反感鸟塘。鸟塘本身会不会破坏生态,至今似乎还有些争议。我读过一些文章称鸟塘和国外的喂食器等相似,对鸟类是重要的食物来源,尤其是在食物匮乏的季节,但即使如此,仍然有很多人认为鸟塘本身是对鸟类生存的干扰,使鸟类对人类的喂食产生依赖。其实无论哪一种说法,无论在理论和实践经验上,都没法从客观上说明鸟塘好或不好。这方面需要更多专业的行业调研和科学论证,但整体上我对鸟塘的发展还是持乐观态度的。甚至在我的学校里,冬天在校园专门保留的荒地上撒种喂鸟的行为也经常出现,甚至有些就是我们学院专业的老师所为。虽然没法严格说明这样的行为长远的利弊,但短期看,在几十年的尺度上,学校鸟类的多样性还是得到了增加,鸟类的数量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当然也有原因是这个生态系统是人为管理的因素,但大体上人工为野生鸟类补充食物一般不是什么坏事。

  我们学院的同学去年曾经专门去保山百花岭调研实践当地的观鸟产业,将鸟塘的发展作为一个重要的考察项目,他们的调研发现了当地鸟塘的经营模式已经慢慢暴露出许多问题,涉及村民切身利益,当地政府正在进行整改。与之相比,盈江的鸟塘建设有更多的政府参与,经营者的平均专业水平也更高一些,当然即使具有这些优势,也需要预先预防好发展中可能出现的困难,例如控制投喂的食物种类和品质,根据季节适当开放和关闭鸟塘,控制数量提高质量等。未来盈江的鸟塘也许需要更加制度化的管理,在已有的基础上结合实践经验和科学研究成果更进一步规范,使得游客、当地居民和鸟类能更好的共赢,使人与自然维持协调。

  最后,非常感谢本次行程小班老师和满姐全程的带领和细心的指导,以及同行的5位同学在旅途中的帮助与陪伴,让这次为期十天的实践活动获得了圆满的成功。来盈江的这次实践,我们不仅通过观鸟了解了丰富的鸟类学分类便是、生活习性、生态特征上的知识,还亲自参与到了鸟类救助活动中,这样的经历对于我们这些生物专业的学生是意义非凡的。未来期待能再来盈江观鸟,同时也期待盈江能给中国的鸟类保护、科研和科普工作贡献更多的惊喜。(注:文中“鸟塘”为鸟类观测点)(作者刘宗壮)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本文链接:http://eme-co.com/yaojuan/51.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