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平安彩票注册 > 三趾鹑 >

凝听驱鸟者 这是飞机与鸟的故事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17:46 | 查看: | 回复:

  据民航数据统计显示,全世界每年约有一万只飞鸟撞在飞机上,由飞鸟撞机造成的机毁人亡事故占到了两成。

  为了保障航班的起降安全,在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飞行区管理部有这样一群鲜为人知的特殊工作者——机场“驱鸟员”。

  这是机场中并不耀眼的一群工作人员,却肩负着为每个航班保驾护航的使命。无论严寒酷暑,他们一直坚守在跑道两侧的巡场道上,和鸟类“斗智斗勇”,做着机场的安全“守护神”。

  激光枪、爆闪灯、氨水……眼花缭乱的驱鸟设备,敏锐的警觉性,这是记者对驱鸟员的第一印象。

  天还没亮,记者就跟随贵阳龙洞堡机场的驱鸟队工作人员绕着跑道四周开始巡视,看见附近有鸟活动,他们马上按下手里的遥控器,启动车顶上的煤气炮,发出巨响,用声音把飞鸟吓跑。

  驱鸟队副队长邹林说:“我们机场巡场道全长大概8.5公里,每天要从航班开始巡视到航班结束。”

  采访中得知,邹林1997年就到贵阳龙洞堡机场工作,如今已有20年了,从刚开始的1个人到现在团队增加到了9人,驱鸟设备也从单一走向多样化。

  长长的机场巡场道里,每走一处,记者就会听到模拟各种动物的惨叫声。邹林解释说,这是制造天敌就在附近的假象,通过播放鸟类天敌的鸣叫声,及模仿鸟类遇到伤害后悲鸣的声音来吓走小鸟,这种方式对躯赶小型鸟类特别有效。

  他指着不远处的各种设备,向记者展示驱鸟队的“十八般武艺”——煤气炮、超声波、恐怖眼、彩色风轮、激光枪、爆闪灯、氨水……这些设备都只是把鸟赶走,不会伤害到鸟。

  “我2002年开始做驱鸟的工作,那个时候用煤气炮和枪。现在航班量增加了,鸟击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任务越来越重,我们的设备也在不断增加。”邹林话语里满满的自豪感。

  据介绍,驱鸟工作最难防的是夜间活动的鸟,因夜间更不容易观察到鸟的飞行情况,驱赶会更加麻烦。但无论刮风下雨,他们都得轮流巡查,一刻也不能松懈。

  驱鸟需要斗智斗勇,但他们从不伤害鸟——这打破了记者的认知,并上了一堂科普课。

  对于飞机来说,天空的小鸟最“喜欢”跑到发动机里面玩耍,可能导致发动机损伤,甚至造成空中停车。

  “所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来阻隔低空飞行的鸟横穿跑道。”飞行区管部生态管理员雷宇告诉记者。

  鸟类群落的活动轨迹,会随着季节和天气而变化。因此,驱鸟人要长期跟踪调查这些鸟儿。

  “和它们的相处,要有爱心,要熟悉鸟儿的习性。”雷宇说,贵阳机场常见的鸟类,有麻雀、小云雀、珠颈斑鸠、田鹨等。逢春秋两季,会有大量的迁徙鸟类路过,比如灰头麦鸡、短耳鸮、扇尾沙锥、燕隼、阿穆尔隼,这个时候,工作会更加繁忙。

  雷宇是一名鸟类爱好者。他常将捕捉到的鸟类用环志做好标记,对受伤的鸟进行救治后,进行放飞。对于大型的鸟类。雷宇则会为它们绑上卫星跟踪器,以便了解其迁徙规律和活动范围,“收集的资料,能为驱鸟工作的科学分析提供依据。”

  自从到贵阳机场工作以来,雷宇救过的小鸟数不胜数,其中有珍贵的红隼、阿穆尔隼、燕隼、短耳鸮、黄脚三趾鹑、小鸦鹃、领角鸮等,也有常见的蓝翡翠、灰头麦鸡、大杜鹃、扇尾沙锥、黄苇鳽等迁徙鸟。

  让贵阳上空飞行区范围内没有鸟是雷宇的工作目标,但在机场以外,鸟依然进行活动,共享一片蓝天则是驱鸟队里每一个人的心愿。

  严格控制草地生长高度,生态治理构建鸟击防范体系,科学调研,驱鸟学问如此多!

  驱赶鸟类是一个很复杂和系统的工作,除了设备和人工驱鸟,驱鸟员主要还是通过生态环境整治等办法进行生态驱鸟。比如割草、排水和灭虫,就是破坏机场生物链的完整性、减少栖息地对鸟类的吸引。

  刘永燕是队里唯一的女生,负责鸟情分析、环境调查和鸟害防治,相当于驱鸟队里的“虫草医生”。她指着机坪里的草地介绍说,机场里的草是严格控制在30公分以下,所以要定期割草,投放灭草药物,从食物链上阻断鸟类的到来。这样既能保障机场的安全运行,也能保证鸟类的安全。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进行每月大小型的生态调研。通过生态调研,对鸟类的认识、习性,就有了科学客观的认识。贵阳龙洞堡机场飞行区管理部经理李清川介绍说,由于现在机场飞机的总量在增加,起降也比较频繁,原来采取简单的驱和赶已经不能适应现在防治的要求,为此他们专门成立了鸟害综合防治室,从环境入手,对整个生态链进行治理。“比如从机场周边断绝鸟类的食物来源,鸟类在这里不能觅食,自然就离开这一区域。今后我们还会从专业化和科技化入手,从鸟类学科、昆虫学科、林业学科来共同进行防治,通过对生态的治理来完成对鸟的防治工作。”李清川说。

  近年来,贵阳龙洞堡机场充分借鉴国内外机场科学种植的先进理念,尝试开展场地植被改造。在充分考虑贵阳气候和飞行区土壤特征的基础上,选取对鸟、虫吸引力小,且易于生存的低矮草种进行种植,逐渐推行飞行区及周边草种单一化种植。进一步减少鸟类的食物来源,逐步将鸟类栖息场所引向远离机场飞行区的外部区域。

  李清川说:“我们将研究出更加科学、量化的方法,用生态环境治理的方式,让人类和鸟类和谐共享同一片蓝天。”

  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贵阳龙洞堡机场在航班密集度增长超过25%的前提下,通过切断鸟类的食物链等一系列措施,今年的鸟击次数下降了95%,鸟害防治取得了显著成效。

  从每天第一架飞机起飞前,到最后一架飞机降落,正是有这些“驱鸟人“的默默付出,才保证了贵阳上空每一架飞机的安全飞行。

本文链接:http://eme-co.com/sanzhichun/267.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